掌上怀化
首页 > 新闻中心 > 社会新闻 > 正文

南昌飞秒激光近视手术疼吗,南昌飞秒激光近视手术的价格,南昌飞秒激光近视手术安全吗

南昌飞秒激光近视手术疼吗,

1995年8月24日,山西省长治市长子县宋村乡西郭村发生一起凶杀案,死者张爱荣被家人发现死在家中。警方当年将张爱荣的丈夫张存修列为嫌疑人,但一直没能找到其本人。当所有人都以为这个案子不会再有进展时,张存修却在今年3月回来自首。然而,在被关了十几天后,张存修居然又被放出来,这引起张爱荣家人更大的仇恨……

2016年5月3日,张存修被正式批捕。

2017年1月10日,山西省长治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了此案,并于2017年3月2日判决被告人张存修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

法院经审理查明,被告人张存修与妻子张爱荣长期感情不和,1995年8月25日8时许,被告人张存修因琐事与张爱荣发生争执,持木棍多次击打张爱荣头部,致张爱荣昏迷倒地后,持菜刀砍击张爱荣后颈部一刀,致张爱荣当场死亡后逃离现场,经长治市公安司法鉴定中心鉴定:张爱荣系头面部遭到钝性物体多次击打致严重颅脑损伤合并颈部被锐器砍切致颈椎离断而死亡。2016年3月20日,被告人张存修主动到长子县宋村派出所投案。

法院判决被告人张存修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向原告人张爱荣子女民事赔偿25484.5元。

张存修接受了判决,没有上诉。

1995年的一桩凶案,为何22年后才被审理?

2016年3月,张存修主动投案,为何没被马上批捕?

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让张存修挥刀杀妻?

21年来,他逃到了哪里,靠什么为生?

早在去年4月,新闻117记者就开始跟踪报道此案,走进山西长治长子县西郭村,找到死者张爱荣的家人,也见到了当时未被批捕的张存修,并对他进行了采访。

张存修告诉记者,当年他之所以会失去理智痛下杀手,是因为张爱荣在婚姻中长期对他轻视冷漠,令他无法忍受,他恨张爱荣。

今年开庭审理时,张爱荣的子女见到了张存修,“他对自己当年做过的事有悔过,但也还有怨恨。”张爱荣的女儿说。

(当年的案发现场,房子已经坍塌)

血泊中,母亲的脖子几乎断了

案发当天中午,张小云和哥哥张飞放学回家,姥姥说一上午没看见他们的妈妈了,让他们去找找。哥哥跑回家,发现屋子的门朝外锁着,隔着门缝看到屋里的地上有血,他立即跑回姥姥家喊人。

小云进入屋子时,看到母亲趴在堂屋床边的地上,脖子裂开,流了很多血,那时她以为妈妈还活着。

小云的大舅张荣枝去报了案,警察很快赶到,小云和哥哥被家人带走,姨夫任永先留在了现场。“当时不知道有多严重,后来公安让把人抬到院里,结果尸体一抬起来头猛地下坠,几乎掉下来,这时我们才发现,脖子几乎都断了,只连着一点皮肉。”任永先说,“我听公安在现场分析情况,说现场没有搏斗的痕迹,可能是先用棍子把人打晕,然后用刀砍脖子,而且当时的办案人员觉得一刀砍不了这么深,可能是反复地切,像切肉一样。”任永先一边说一边比划着切肉的动作。

任永先记得,他当时和公安一起在现场寻找凶器,在床下找到了一把带血的菜刀,地上还有一根木棍。

案发后,警方很快将嫌疑人锁定为张爱荣的丈夫张存修,此时他已经不见踪影。有村民告诉张爱荣家人,那天中午看到张存修锁了门向西去了。

张家人当时已没有太多精力关注张存修的去向,如何安葬张爱荣是件棘手的事,她的头需要被固定住才能安葬,但村里没人愿意接下这个活,最后,张家从外村请来一名入殓师傅,从腋下穿绷带而后缠绕在脖子上,总算将张爱荣的头固定住,得以下葬。

(张爱荣遗像)

料理完后事后,张存修已经彻底跑远了。“当时是夏天,我们这里种玉米,一人多高的玉米地,人往里面一钻,根本找不到。案发以后,我们和刑警队去山上的石料厂找过张存修的一户亲戚,但他说张存修不在那,也不知道他去了哪。”任永先说。

张家人当年没有继续追踪案件的进展,他们觉得,人都跑了,线索都没了,还能去哪找。小云被送去舅舅家生活,哥哥小飞由姨妈抚养,生活只能继续。

母亲走后的日子,小云最深的记忆是终日以泪洗面的姥姥,每到上坟时就哭得死去活来的大姨,以及初中每天上学经过妈妈的墓地时几乎要窒息的感觉。

凶手认罪了,但警方缺少完整证据链

2016年3月19日,张飞接到长子县公安局刑警队打来的电话,说张存修回来自首了,他承认是他杀了张爱荣。

张飞和姨夫任永先、小舅张旭光一起去了刑警队,录了口供留下电话后,警察表示,他们可以回去了,有情况会和他们联系。

张家人都以为,张存修这次要偿命了,张爱荣可以瞑目了。

然而4月2日,张爱荣的姐姐张荣则竟然在村里看到了张存修,他像个普通村民一样在村里行走,身边没有警察跟随。“他还对着我笑!”张荣则说,这个笑容让她无比愤怒。

张飞后来也在村里碰见过张存修,他指着张存修便骂,但张存修照例也给他一个“笑容”。“他是在嘲笑我们家吗?因为他杀人了也没什么事。”张爱荣的小弟弟张旭光说。

比起当年的下落不明,张存修的再次出现给了张家人更深的刺激。“他不回来也就算了,既然回来了,我就一定要把他送进监狱。”小云的想法是张家人共同的目标。

4月5日,清明节假期一过,张家人先来到长子县检察院讨说法,负责该案的检察官告诉他们,之所以没有对张存修批捕,是因为证据不足,无论实物证据还是材料证据都不足,需要公安局补充证据,目前张存修被监视居住。

张家人转头又去了长子县公安局,公安局的办案人员表示,时间已经过了二十多年了,法律变了,对证据的要求也变了,警方觉得自己提供的证据已经足够充分,但检察院仍然不批捕,他们也没有办法。

张家人再次回到检察院,想问清楚到底缺什么证据。“当时检察官给我们打了个比方,他说,比如一个杀人案,杀人用的刀都没了,这证据怎么能称得上完整呢?我们当时就明白了,检察官可能是在暗示我们什么。”小云说。

张家托一位在公安系统内工作的亲戚看了此案的卷宗,亲戚说,这个案子的证据缺失得很厉害,关键的物证——那把行凶的菜刀,不见了。“我两次给刑警队负责这个案子的胡曹飞警官打电话,问他刀是不是找不到了。第一次他说刀在,第二次他说正在找,这段通话我有录音。”小云说。

4月14日,新闻117记者来到长子县公安局,负责刑事案件的王姓局长接待了记者,王局长告诉记者,现在办案对证据的要求高了,命案更不同于一般的刑事案件。“张存修是来自首的,说人是他杀的,他说当天两口子发生了争吵,最终导致了他杀人,但是以目前的证据要求,仅凭他的口供不能定罪,需要形成证据链。”王局长说。

王局长表示,由于案件仍在补充侦查阶段,所以警方目前掌握什么证据不方便细说,记者进一步询问是否凶器不见了,王局长未做明确答复。

这个问题在长子县检察院得到了回答,负责该案的李检察长表示,作为凶器的那把菜刀,公安机关目前确实没能提交上来,但材料显示,当时提取了这个物证。“这是个很关键的证据。”李检察长说。

对于案件的定性,李检察长表示,张存修的行为涉嫌故意杀人,这一点应该没有异议。

谜团:感情是不好,但他为啥要杀人?

张存修和张爱荣都是西郭村人。出事后,张存修的哥哥仍住在村里,这么多年,两家人都当对方不存在。

张存修回来后,张爱荣的家人没有上门找过他。“我想去,但家里人不让我去,怕我冲动。”小云说,她没想好要去找张存修干什么,唯一的想法是见到他先砍他两刀。

1984年,张小云出生没多久,父母就离婚了。张爱荣带着女儿和5岁的儿子独自生活。1987年,张爱荣再婚,结婚对象就是张存修,但两人并没有领结婚证。

张存修比张爱荣略大一点,张家人看中他没结过婚,没有自己的孩子,他们觉得这样他可以对张爱荣的两个孩子好。其实他们对张存修并不满意,觉得这个人好吃懒做,但张爱荣带着两个孩子,再婚选择余地很小。

张存修在婚姻市场上的主动权更少,他家里太穷,三十多岁还是个光棍。

张存修与两个孩子的关系一直不好,张小云和哥哥从未叫过他一声“爸爸”,张飞不愿意看见张存修,干脆长期住在姥姥家。“他从来没有一个父亲的样子。”张小云说,这是她和哥哥共同的感受,张存修日常几乎不与他们说话,“我小学三年级转学,要找村小学校长开介绍信,他开的介绍信是他哥哥女儿的名字,因为他不知道我叫什么。”

张爱荣是个急脾气,要强,张存修脾气蔫,村里人几乎都知道他俩关系紧张。“没有那个缘分。”一位村民如是说。

在张家人看来,婚后主要是张爱荣在支撑整个家,张存修不愿意劳动,让他去种地,他就扛着锄头到田边,坐在树下乘凉,到点了再回来。张爱荣不但负责家里那七八亩地,还和其他人一起做小生意挣钱,但家里依然非常贫穷。“别人从河北白沟趸来的包,我妈妈和其他人帮着卖。哪里有庙会集市就去哪里,满身挂着包,我还跟着去过。有一次我妈妈卖包回来到了村口,我希望张存修去接一下我妈妈,但我说了半个小时,他就是不动。”张小云说。

他们经常吵架。“有一次把她(指张爱荣)的东西都扔了出去,意思是拉倒吧,不过了,可她又不走。”张存修的哥哥说。

在农村,感情淡漠的夫妻并不少见,可张存修和张爱荣纵使感情再差,总不至于要起杀心,所以张存修为什么杀害张爱荣,张家人至今不清楚。

姐姐张荣则记得,出事前一天她和妹妹相跟着去县里,妹妹还说要买双鞋底给张存修做鞋。出事的前一天晚上,张存修是在张爱荣姐夫的砖厂里和外甥任晓东过的夜。“那夜下雨了,我跟姨夫说,明天给他拿点钱让他去买衣服,第二天早上,他早早就回去了,中午我就听说,我姨不在了。”任晓东说。

为什么要杀她?因为我恨她。

对张家人、当地村民以及警方的采访,可以基本还原当年这桩惨案的情况。但张存修为何挥刀杀妻?出事那一天,他和张爱荣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21年来,他逃到了哪里,靠什么为生?

这些20多年无人解答的问题,最终是张存修自己说出了答案。

直到一年前,新闻117记者在张存修哥哥的家中,见到坐在沙发上、穿着藏蓝色毛衣的张存修,听他略显迟钝却思路清晰地回忆着当年发生的事,疑团才被一一解开——

责任编辑:大王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